中国物联行业第一网——环球物联网
主页 > 智能交通 > 内容

想上无人出租车?我们还需要点耐心!

发布时间:2019-05-29   来源:环球物联网    
字号:

是需求推动了科技的升级,还是科技引导了人的需求?之前我们渴望亲密关系,现在选择虚拟朋友,以前打车愿意跟司机聊聊,现在却在追求无人车的安静。无人驾驶终将带来怎样的出行体验?等一等,让时间给我们答案。

图片来自“亿欧网”

去年底,谷歌旗下Waymo正式在美国推出付费无人出租车服务——Waymo One,这商业化的第一步无疑抢占了无人出租车的制高点。在特斯拉、Uber和Lyft被一步步逼到绝境的时候,中国在无人驾驶出租车上的布局也在稳步前进。在技术、法律和伦理都还未成熟之时,比起信心,消费者应给予无人驾驶更多的耐心。

“对于特斯拉、Uber和Lyft来说,无人驾驶出租车市场之争关乎生死存亡。”日前,英特尔高级副总裁兼Mobileye首席执行官阿姆农·沙舒亚的这一观点,让无人驾驶出租车再次成为焦点。

Waymo与它的竞争者们

而说起无人出租车,就不得不提到Alphabet / 谷歌。在去年底,谷歌旗下自动驾驶公司Waymo正式在美国推出付费无人出租车服务——Waymo One,该服务早在2017年就通过Early Rider免费试乘项目进行了测试。

Waymo One服务7×24小时运作,操作跟网约车一致。运营车辆采用的是克莱斯勒的Pacific MPV,最多可以搭载3名成年人和一名儿童。同时,无人出租车驾驶座上仍然布置有安全员。在一个设置有斑马线的十字路口,Waymo的无人车刹车太晚,压到了斑马线。但紧接着,车辆又后退了一些距离,给行人让出空间。

Waymo One服务收费了,这是商业的第一步。据测算,使用Waymo One APP预定了一个3英里(约合4.8公里)的行程,行程时间大概8分钟,最后APP显示费用为7美元(约合47.6元人民币),价格与Uber和Lyft等网约车服务相当。

这无疑是一个威胁的信号。强大的Waymo,正在抢占无人出租车的高点,而一点点将特斯拉、Uber和Lyft逼到绝境。曾在Uber和Lyft掌舵的特拉维斯·卡兰尼克,毫不掩饰对人工智能取代人类和方向盘的信心。他早在2014年就认为无人驾驶会让司机丢掉饭碗。近期,Uber在IPO之后,就遭到了司机罢工。而Lyft上市以来股价继续下跌。司机们的经济收入和工作状况的不确定性,引发了社会问题。为了回避矛盾,Lyft上周在发布财报时宣布,与Waymo达成了合作协议。

有人举白旗,也有人死扛到底,比如特斯拉。埃隆·马斯克同样面临股东责难与股价压力,但他仍称有潜力成为一个估值达到5000亿美元的市场赢家。理由是他的电动汽车公司明年应该会有100万辆Robotaxi上路运营,车主们应该能够从中一年赚到数万美元。

对此,李开复直接怼——“如果2020年有100万辆特斯拉无人驾驶出租车上路运营,我就吃掉它们。”而美国著名机器人制造专家、包容体系结构的发明者、MIT AI Lab领军者、iRobot和Rethink robotics的联合创始人罗德尼·布鲁克斯也发推称,等到2020年12月30日,让我们真正数一数街区道路上究竟有多少自动驾驶特斯拉出租车。专家们戳穿了钢铁侠的豪言壮语。

司机占据整个经济成本的80%

事实上,特斯拉和Uber测试车的数起死亡事故让许多人感到不安。但英特尔高级副总裁兼Mobileye的CEO阿姆农·沙舒亚更看好无人驾驶的经济型,他的团队在过去的六个月,一直在研究移动出行即服务(MaaS)的经济性。Mobileye,这家以色列的无人驾驶公司,在2017年被英特尔以150亿美元的高价收购。不仅因为它看准了赛道,还因为它的角度。

沙舒亚认为,无人驾驶行业的商业竞争关键,在于如何在当前的经济状况下,大量节省成本。目前,司机占据整个经济成本的80%。一旦你把司机剔除,用资本支出取而代之——汽车的成本,技术的成本,后者高达几万美元,那么市场将会彻底改变。就算达不到80%,40%-50%同样是一项高利润的可持续业务。

以自动驾驶系统为例,成本高达数万美元,对一家公司来说,这项资本支出投资还算合理,但显然不能向乘用车消费者转移这项成本。他指出,真正削减成本的前提是自动驾驶成本曲线大幅下降,先大大降低每英里的成本。而当自动驾驶系统的成本下降至几千美元时,乘用车无需投入数万美元成本即可盈利。对此,Mobileye研发的一套车载成像的辅助系统,成本为几百美元。而在涉及数千万辆汽车的规模产业中,这势必带来巨大收益。

×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环球物联网

图说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