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取消段首缩进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物联资讯
最新更新
网站地图
精准搜索请尝试: 精确搜索
主页 > 智能交通 > 内容

“消失”的小黄车

发布时间:2019-05-10   来源:环球物联网    www.hknewsw.com
字号:

【编者按】公众已经听到过太多次ofo对外表达“要坚持下去”,相信绝大多数用户也希望看到ofo能够重新崛起。但这份坚持落在实际行动中,究竟有哪些具体的举措?关注ofo的用户,何时能看到整齐划一的小黄车阵列,再次出现在自己眼前?

“基本上没人管了,之前那些路边那些坏车应该是被城管或者社区的管理方都清理掉了,感觉小黄车的运维(人员)现在很少看到。”这是在海淀区中关村公交站附近,懂懂笔记向一位路边停车管理人员问起ofo情况时,得到的答复。

在过去几个月,ofo及经营主体东峡大通频频爆出“新闻”:在全国企业破产重整案件信息网上“被申请”, 被法院作出“限制消费令”及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未能达到广州市“共享单车招标公告”要求,押金退还问题持续被用户投诉……而ofo的回应则是越来越少。

部分关心ofo境况的人注意到,伴随着这种低调,身边的小黄车似乎也在悄无声息的减少。

曾经满大街停放的小黄车,现在去哪了?

2017年底戴威曾向路透社透露,截止2017年底ofo的单车投放规模将达到2000万辆。而当共享单车的热潮散去,曾经以铺量著称的ofo,如今在一线城市的路旁却似乎越来越少,很难看到当初满眼望去一排排崭新鲜亮的黄色身影。现在,路边更多的是一些残破不堪,或无法使用的“僵尸单车”。我们不知道面对资金困境的小黄车目前的实际状况,也只有在一条条街道和小路旁去探寻一些端倪。

押金已经放弃,但车为何没得骑

从去年12月起ofo押金难退的问题积累到顶点,12月17日引发大量用户到小黄车北京总部排长龙退押金的景象。虽然相关部门曾经明确要求ofo方面要确保退押渠道畅通,但如今退押金难似乎并没有改观的迹象。有媒体报道,目前小黄车APP上排队退款的用户仍然高达1000多万人,虽然有排队用户发现在过去三个多月自己的排名前进了几十位,但这个数字仍是只见增长不见缩小。

对于欠款、退押金等问题,ofo创始人戴威曾不止一次表示会负责到底。不过,想要负责就需要拿出真金白银来,ofo目前的资金来源无外乎两种,一是融资,二是用户骑行的费用和广告营销等经营类收入。从现在ofo的处境来看,想要再获得融资几乎没有可能,选择IPO更是难上加难。所以,外界更为关注ofo的骑行收入和相关经营状况。但是,随着ofo路边投放的车辆越来越少,运维的状态每况愈下,其“负责任”的可能性自然就更令人捏着一把汗。

以北京市为例,相比较去年最明显的变化是很多商业区、住宅区周边 及地铁公交站,小黄车只是零星摆放着。现在别说五环外那些相对偏僻的地铁站,就连中关村、知春路、学院路等重要地铁站出来,小黄车成片停放的景象也很难看到,偶尔能遇到的一些车辆,有一部分还是无法使用的坏车。除了在东单一带我们看到有密集停放的小黄车以外,前文中停车场管理员提到的现象,在望京、西单等繁华路段也是如此,在咨询其他品牌运维人员和周围汽车停车场管理人员时,普遍得到的回答是很少看到小黄车的运维人员和装卸汽车了。

五一小长假期间,懂懂笔记的小伙伴在上海市黄浦区、徐汇区、长宁区、静安区等城区的街道及地铁站附近进行了走访,也发现了同样的问题。在外滩、陆家嘴(江边骑行带)、田子坊、1933老场坊、城隍庙、鲁迅公园等地,小黄车的身影明显减少。这些地段摩拜、哈罗和ofo的比例大概是5:3:1,而且ofo的坏车数量较多,在汤臣一品和金茂大厦楼下的街道旁,经过亲测发现几辆停放的小黄车损坏率超过60%。

在深圳,懂懂笔记的小伙伴也发现以前在福田区新城市广场门口大片停放的小黄车早已不见,现在沿着整条南园路走,更多看到的是零星停放的ofo,以及一些躺在路边的残骸。地王大厦楼下因为上下班人员密集,一度是小黄车重点投放的区域,如今楼下停车区域及附近的地铁公车站旁边,也只有稀稀落落的ofo停放,其他的共享单车则多以摩拜为主。另外还有一个现象,就是在深南大道的主干道两旁原本有不少小黄车的残骸,这一个月来基本上看不到了,至于是被ofo运维收走还是被清理,无人知晓。

在街头走访时,一位北京市的小黄车用户对懂懂笔记表示:“现在对退还押金已经不抱希望了,不过最生气的是能骑的车也越来越少。钱没退回来,车也没得骑。”



本文标题:“消失”的小黄车
本文链接:https://www.hknewsw.com/znjt/745.html
责编:春林

×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环球物联网